斗破苍穹_分节阅读_第67节

拍手,對著瀑佈下面的十根巨大木樁揚瞭揚下巴,微笑道:“從今天開始,你需要頂著瀑佈的激流來修煉,隻要你什麼時候能夠在第十根木樁下,堅持劈砍水流三百次,那麼,你便能初步的運用“焰分噬浪尺”,不過,切記,以你的實力,頂多隻能使用一次焰分噬浪尺,若是強行使用第二次……那你將會受到極為嚴重的內傷,到時候,說不定還要影響以後的潛力,所以,不到關鍵時刻,不要隨意動用!”話到最後,藥老的聲音,隱隱有些嚴厲。
  點瞭點頭,蕭炎順著藥老的視線望著瀑佈之下,那裡的水流砸在巨石上,發出的轟隆隆聲響,讓得他打瞭一個哆嗦,幹笑道:“那麼強大的沖力,若是沒有鬥氣的防護,恐怕進去就得被砸暈吧?”
  “或許吧。”攤瞭攤手,藥老笑瞇瞇的對著蕭炎伸出手:“修煉的時候,必須佩帶玄重尺,而日後你要使用焰分噬浪尺,還全得全依靠它,沒有這東西,這地階鬥技的威力,恐怕怕僅餘三層瞭。”
  “還有,把你身上回氣的丹藥,全部交出來吧,這種修煉,並不需要那東西,你需要完全依靠自身的鬥氣回復。”藥老將蕭炎的納戒徑直取瞭下來,微笑道。
  望著被藥老收繳而走的所有儲備,蕭炎無奈地扯瞭扯嘴,轉頭望向那瀑佈下的巨大木樁,狠狠地咬瞭咬牙:“小爺什麼苦沒吃過,難道還會被你給難住瞭不成?”
  “為瞭地階鬥技,拼瞭!”咬著牙怒吼瞭一聲,蕭炎脫去衣衫,然後矯健的躍上一塊巨石,張牙舞爪的對著第一根木樁躍去。
  “轟!”雙腳剛剛挨著木樁,還來不及鬥氣護體,巨大的沖擊水流便是狠狠的撞擊在身體之上,蕭炎隻覺得背間一疼,兇猛的沖力,便是將他毫不客氣的踢進瞭湖泊之中。
  從湖泊中鉆出腦袋,蕭炎吐瞭一口灌進肚內的湖水,怒喝道:“今天和你耗上瞭!”吼完之後,蕭炎爬出湖泊,再次躍上巨石,然後惡狠狠的沖上木樁。
  “轟……”
  “操你奶奶的。”
  “轟……”
  “媽的。”
  “轟……”
  盤坐在湖泊邊的巨石上,藥老望著那憑著一股倔勁,不斷與瀑佈較勁的少年,淡淡一笑,老眼中掠過一抹欣慰。

第123章 報復開始
  “轟隆隆……”
  巨大的瀑佈聲響,在山谷中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響徹著,濕潤的水氣,讓得小山谷與外界的炎熱幾乎完全隔絕。
  奔騰如銀龍的瀑佈之下,赤裸著上半身的少年,正咬緊著牙關,緊握著手中巨大的黑色重尺,不斷的劈砍著面前的激流,每一次黑尺的揮劈,都將會濺起漫天水花。
  雙腳猶如灌木的根莖一般,死死的粘在木樁之上,蕭炎的身體表面,淡黃色的鬥氣,若隱若現,每當水流砸在身體之上時,總會有著淡淡的霧氣騰起。
  重尺想要劈砍進水流之中,必須花費極為龐大的力氣,而已經在木樁上堅持瞭一段時間的少年,現在每一次重尺的揮動,手臂上的肌肉,都將會傳來一陣陣酸麻的劇痛。
  咬著牙關,蕭炎腳跟逐漸的發軟,終於,在下一次的劈砍中,兇猛的水流,終於是嘭的一聲,將已經接近極限的他,從木樁之上撞進瞭下面的湖泊之中。
  “噗。”從湖面上鉆出腦袋,蕭炎吐瞭一口湖水,搖瞭搖眩暈的腦袋,然後遊動著近乎已經麻木的身體,艱難地遊向岸邊,在到岸之後,全身軟綿綿的癱倒在瞭冰涼的石面之上,酸麻的肌肉,讓得他根本不想動彈分毫。
  “喏,吃點吧。”一條被烤得香噴噴的烤魚,從身後遞過來,在蕭炎面前揚瞭揚。
  睜開眼來,深嗅瞭一口香氣,蕭炎肚子頓時咕咕的叫瞭出聲,艱難地移動著身體,斜靠著巨石,這才接過烤魚,狼吞虎咽的吃瞭起來。
  望著蕭炎的模樣,藥老笑瞭笑,目光在瀑佈下的十根木樁上掃過,笑道:“還不錯,這才五天時間,竟然便能在第三根木樁上堅持這麼長的時間。”
  嘴中包滿著食物,蕭炎隻得含糊的嘟囔瞭幾聲。
  “最近這裡的地方,傭兵出現的頻率似乎越來越高瞭。”坐在蕭炎身旁,藥老似是隨意地道。
  微微一愣,蕭炎眼眸緩緩瞇起,用力地咽下嘴中地食物,冷笑道:“看來是狼頭傭兵團察覺到瞭什麼吧。”
  “按照他們的速度,恐怕頂多再有一月時間,應該便能發現這處小山谷。看來,得再加快一點進度才行啊。”摸瞭摸下巴,藥老淡淡地笑道。
  “怎麼加快?”聞言,蕭炎疑惑地眨瞭眨眼。現在他的修煉速度已經算是高速瞭,難道還能提升?
  “的確還能加快。不過……使用這東西,卻是要吃不少的苦頭。”藥老坦白道。
  “我這段時間吃的苦還少瞭麼?”翻瞭翻白眼,蕭炎撇嘴道。
  “呵呵,也是……”笑瞇瞇地點瞭點頭,藥老拿出蕭炎的那枚納戒,然後慢騰騰的從中取出十多隻透明的玉瓶,玉瓶之中,裝滿著一種紅色的液體,看上去竟然猶如鮮血一般粘稠。
  “這是什麼?”好奇地盯著這陌生的東西,蕭炎問道。
  “焚血!”藥老拿起一支玉瓶,輕輕搖瞭搖,微笑道:“這是我用二十三種各不相同的火屬性藥草以及三種二階火屬性魔獸的鮮血配制而成,如果要算品階的話,這應該能說是四品丹藥。”
  “四品?”蕭炎眉尖挑瞭挑,這種品階的丹藥,可是他第一次親眼看見。
  “這東西,有什麼效果?”
  “這“焚血”,隻對修煉火屬性鬥氣的人有效果,而對於修煉水屬性鬥氣的人來說,卻無疑相當於毒藥,將它敷在身體之上,能夠使得體內的鬥氣加速消耗,同時,也能加速再生,在不斷消耗與再生的僵持中,你的實力,也會逐步增強。”藥老笑瞭笑,目光中透著些許狡詐:“不過別高興得太早。我說過,想要用它來提升修煉速度,你便必須吃很大的苦果。”
  “什麼苦果?”望著藥老的神情。蕭炎心頭也是有些忐忑,小心翼翼地問道。
  “把手伸出來。”藥老含笑將蕭炎的手臂扯瞭出來,然後玉瓶微微傾斜,一滴紅色液體,滴在瞭蕭炎手臂之上。
  “嘶……”紅色液體剛剛敷上,蕭炎先是一愣,緊接著猛的吸瞭一口涼氣,額頭之上,冷汗頓時密佈,緊咬著牙關,手臂不斷地顫抖著。
  在蕭炎的感知中,那滴滴在手臂上的紅色液體,猶如一團火焰一般,不斷地釋放著灼熱的溫度,火辣辣的感覺,就如同是將手臂放在瞭燒得滾燙的火炭之上一般。
  似是早就料到蕭炎會有這般反應,藥老淡淡地笑瞭笑,再次從戒指中取出一塊白玉所制的小玉牌,然後將那滴紅色液體緩緩刮開,讓得它覆蓋的面積,逐漸地擴大瞭許多。
  隨著紅色液體面積的擴大,蕭炎手臂更是顫抖的越加厲害,手臂之上,青筋聳動著,看上去頗為恐怖。
  紅色液體粘附著蕭炎的皮膚表面,一絲絲淡淡的溫熱氣息,不斷地散發而出,蕭炎的手臂,也是變得越加火紅。
 &果博东方nbsp;這種狀態足足持續瞭十多分鐘,方才緩緩消退。
  待得手臂上的火辣感完全褪去之後,蕭炎這才重重的松瞭一口氣,抹瞭一把額頭之上的汗水,再次望向面前那些小玉瓶時,眼瞳中明顯多出瞭幾分忌憚。
  “這東西……太恐怖瞭。”心有餘悸的拍瞭拍逐漸回復正常溫度的手臂,蕭炎目光盯著藥老,滿嘴苦澀的道:“不會真要用這東西來修煉吧?”
  “沉神感受一下,手臂處流轉的鬥氣,有什麼變化?”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藥老微笑道。
  聳瞭聳肩,蕭炎隻得依言的閉上雙眸,心神迅速轉移到瞭手臂處的經脈中,心神略一探測,便是有些驚愕的發現,左手臂處經脈中的鬥氣,不僅比其他經脈中所流淌的鬥氣要雄厚許多,而且,這裡的鬥氣,所蘊含的能量,似乎也是要比其他地方稍強一些。
  帶著些許驚異,蕭炎緩緩地睜開眼睛,望著一旁笑吟吟的藥老,略微沉默後,狠狠的咬瞭咬牙:“來吧,拼瞭!”
  見到蕭炎咬牙點頭,藥老臉龐上的笑意更是多瞭一分,他早就料到,這傢夥絕對忍受不瞭“焚血”所帶來的快速提升實力的誘惑。
  “趴下吧,以後每天全身敷一次,你的修煉速度,應該會再提升足足三四層。”揮瞭揮手,藥老笑道。
  裂瞭裂嘴,蕭炎將衣衫塞進嘴中,然後雙掌緊抓著一旁的巖石縫,含糊的聲音,從嘴中吐出:“來吧!”
  望著蕭炎這如臨大敵的模樣,藥老無奈地搖瞭搖頭,玉瓶傾斜,紅色液體,頓時流出……
  “啊……”淒厲的悲慘嚎叫聲,頓時,再次在山谷之中響徹而起。
  在蕭炎抓緊一切時間修煉之時,狼頭傭兵團的搜索也是越來越密集,當他們在付出十多名同伴的性命之後,終於是逐漸的開始接近蕭炎所在的小山谷。
  一個月之後的某一天,當蕭炎已經能夠在第八根木樁上堅持足夠長的時間之時,終於有一名狼頭傭兵團的傭兵,胡亂地闖進瞭這所安靜的小山谷之中。
  站在谷口,這名狼頭傭兵愣愣的望著那在瀑佈下修煉的少年,片刻之後,方才被冷風吹拂得醒過瞭神來,當下,一股狂喜湧上心頭。二話不說,快速的從懷中取出信號彈,剛欲將之扯動,一股尖銳的破風勁氣,卻是驟然從正面襲來。
  勁氣所攜帶的力量,讓得這位實力在六星左右的傭兵心頭一凜,腳掌在地面一蹬,身形急退。
  “轟!”破空而來的黑影,重重地砸在泥土地面之上。頓時,泥屑四射,一把巨大得有些怪異的黑色鐵尺,深深地插在瞭地面之上。
  目光望著這把怪異的黑色巨尺,這名狼頭傭兵團的團員眼瞳微縮,這把特殊的武器,幾乎已經成為瞭那名被他們懸賞的少年的標志。
  在漫天泥屑遮擋住視線的情況下,這位經驗老練的傭兵,卻並未表現得太過失措,身形不斷地急退著,銳利的目光,也不斷地在周身掃視著。
  就在傭兵即將退出谷口之時,他心頭驟然一緊,身體毫無預兆的趴瞭下來。
  “喀嚓!”身體剛剛下趴,兇猛的勁氣,便是從頭頂上狠狠掠過,最後擊打在一旁的大樹之上,頓時,樹幹裂縫蔓延,隨著喀嚓的聲響,大樹攔腰而斷。
  望著面前被暴力崩斷的大樹,地面上的傭兵輕吸瞭一口涼氣,要造成這般破壞力,那得需要多大的力量?
  心頭的震撼一閃而逝,這名傭兵忽然手掌在地面一蹬,身體竟然便是猶如壁虎爬動一般,腳掌一彈,身形詭異的對著叢林中暴沖而去。
  逃竄中的傭兵,對自己的這手非常的滿意,這黃階高級的壁虎爬行鬥技,曾經讓得他多次死裡逃生,在他的認知中,鬥者之中,幾乎很少有人能夠在叢林中,把使用出這種身法的他給攔住。
  就在傭兵想象著回去通報消息後,領著上萬高額懸賞,然後在酒館中那平日對自己不屑一顧的豐滿女人白嫩嫩的身體上聳動之時,前面的路面之上,一對腳掌,卻是突兀的在他前行的道路上出現。
  急沖的身形驟然停頓,傭兵驚駭的抬起頭,卻是見到一張笑吟吟的清秀臉龐。
  “跑得很快嘛……”少年沖著傭兵微微一笑,漆黑的眼瞳中,冰冷的殺意,讓得傭兵渾身打瞭一個寒顫。
  望著失神的傭兵,蕭炎嘴角微撇,手中巨大的黑尺,猛然怒劈而下,頓時,一聲慘叫,響徹瞭山林。
  淡漠的將玄重尺上面的血跡搽去,蕭炎瞟瞭一眼腳下的屍體,舌頭輕舔瞭舔嘴唇,一抹嗜血浮現臉龐,輕聲道:“想要殺我是吧?好吧……從今天開始,所有敢進入魔獸山脈的狼頭傭兵團團員,我會全部的趕盡殺絕……既然你們想玩,那便玩大點吧。”
  “報復,就從現在開始吧……”

第124章 殺戮
  茂密的叢林,寂靜而安詳,偶爾幾頭小獸從林間跳躍而過,驚起歇榻在樹枝之上的群鳥。
  僻靜的氣氛,持續瞭沒多久,便是被一道狼狽的背影所打破,瞬時間,驚走滿林鳥獸。
  沒有理會自己所造成的破壞,這位有些狼狽的影子不斷竄逃著,偶爾滿臉驚恐的對著身後漆黑的密林中掃視一眼,那恐懼的模樣,就猶如身後有著洪荒兇獸在追逐一般。
  再次奔跑瞭一段距離,這名身著傭兵服裝的人影抬頭望著不遠處的光亮,臉龐上浮現出狂喜,隻要出瞭這該死的密林,那他就能呼喊同伴前來救援,到時候,也不用再懼怕身後那索命的死神瞭。
  身體猛然一陣前沖,傭兵身體微微躍起,腳掌在樹幹之上狠狠一踏,頓時,身形對著不遠處的光亮暴射而去。
  近在咫尺的光亮,使得傭兵臉龐上的狂喜越來越濃,然而,就在下一刻,狂喜卻是驟然凝固,傭兵驚駭地發現,一股突兀出現的兇猛吸力,不僅強行將自己前沖的身形生生地扯瞭下來,而且還把自己的身體扯得倒飛瞭回去。
  臉龐上掠過一抹驚駭,傭兵還來不及呼喊,一道黑影便是從身前閃掠而過,強大的破風勁氣,攜帶著悶雷般的聲響,重重的砸在瞭胸膛之上。
  “嘭!”沉悶的聲響,讓得傭兵眼瞳驟然緊縮,胸膛之處,竟然生生的凹陷瞭下去。
  巨大的力量,將傭兵懸在半空的身體,重重地砸下瞭地面,泥土飛射間,鮮血夾雜著破碎的內臟,狂噴而出。
  睜大著眼瞳,死死地望著頭頂上空那站立在樹枝上的人影,傭兵眼瞳逐漸的泛白。片刻之後,氣息湮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