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_分节阅读_第68节

    …
淡漠地看著那氣息消逝的傭兵,樹枝上那背負著巨大黑尺的少年微微握瞭握手掌,輕聲呢喃道:“第十一個瞭……既然打算拿別人的腦袋去換錢,那便自己先有被別人斬殺的心理準備吧。”
樹枝上的少年,正是從修煉之地離開的蕭炎。

    離開小山谷之後。蕭炎僅僅是兩天時間,便是遇見瞭十幾波前來搜尋他的狼頭傭兵團隊伍。

    對於這些打算拿自己回去換賞錢的人,蕭炎並沒有絲毫留情的念頭。一路而來,凡是八星鬥者之下的狼頭傭兵團團員,幾乎被他全部殺瞭個盡。

    
以蕭炎如今的實力,在取下玄重尺之後,即使是七星鬥者,也能在二十回合之內將之斬殺。

    當然,這裡的七星鬥者,是並沒有與他等級相平的鬥技的前提下。不過,這樣的人。

    恐怕即使在整個狼頭傭兵團裡,也尋不出來吧?
前一天,蕭炎從一名傭兵嘴中撬得瞭一些關於狼頭傭兵團內部的消息,按那名傭兵所說,現在的狼頭傭兵團,實力最強者。

    便是處於二星鬥師的團長穆蛇,在他的下面,還有一位九星鬥者與一名八星鬥者的狼頭高層。

    除去這三人,喏大的狼頭傭兵團,將再沒有人,能單槍匹馬地與蕭炎相抗衡。

    
目光再次瞟瞭一眼那失去生機的屍體,蕭炎腳尖在樹枝上輕點,身體借力飄向密林之外,輕聲冷笑。

    緩緩地盤旋消散。

    “穆力少爺。我看你狼頭傭兵團有多少人可死?你派出來一個,我殺一個……現在,遊戲才剛剛開始!”

    “混蛋!該死的!”
寬敞的大廳之中,穆蛇聽得手下不斷傳來的消息,暴怒的他,一掌將手中的茶杯捏得粉碎,怒聲咆哮道。

    
望著陷入暴怒的穆蛇,大廳內的狼頭高層,皆是一片寂靜。誰也不敢在這時候去觸他的黴頭。

    

    “短短兩天時間,我們就已經死瞭十五位骨幹成員,這要是繼續下去,我們狼頭傭兵團還有人嗎?”重重的喘瞭幾口粗氣,穆蛇嘶聲道。

    
眾人面面相覷,都是啞口無言。

    “下手之人,已經確定是蕭炎無疑瞭……”望著沉默的大廳,穆力幹咳瞭一聲,隻得硬著頭皮說道。

    

    “你不是說他實力頂多與你持平麼?那為什麼派出去的三名七星鬥者,都是死在瞭那傢夥手中?”手掌重重的拍在桌面之上,穆蛇怒喝道。

    
苦笑瞭一聲,穆力無奈地道:“三個月前,那傢夥就算拿出隱藏的實力,也的確隻是和我不相上下,要不然,在山洞之中,他也不會被我帶的人逼成那副狼狽模樣。”

    “可現在他所展現的實力,絕對不下七星鬥者,說不定,還是八星!”穆蛇陰沉著臉,想起某種可能,嘴角不由得抽瞭抽,聲音中,更是泛起瞭一抹涼意:“難道那傢夥,在魔獸山脈中待瞭幾個月,便成長到瞭這地步?”
聞言,穆力眼角跳瞭跳,眼瞳中隱晦的掠過一抹駭然,僅僅三個月的時間,那傢夥,卻竟然連跳瞭兩星?

    這該死的混蛋,究竟是怎麼修煉的?這速度……也太恐怖瞭吧?

    “看來,我所預料的果然沒有錯,那小子,不是盞省油的燈啊。”緩緩的從暴怒中回復瞭理智,穆蛇坐回瞭椅子,手指敲打在桌面之上,沉吟片刻,陰冷地道:“先暫時讓我們的人撤出魔獸山脈,等兩日之後,把隊伍編制成五人一組,然後帶好指向所用的信號彈,一同進入魔獸山脈。”

    “我要撒一張天羅地網,看那小混蛋躲哪裡去!”手掌緊握,穆蛇臉龐之上充斥著猙獰的殺意。

    

    “是!”

    “對瞭,赫蒙那傢夥呢?怎麼沒見到他?”微微點瞭點頭,穆蛇目光在大廳內掃過,忽然皺眉問道。

    

    “呃……”聞言,底下眾人一愣,片刻後,一人才幹笑道:“聽說赫蒙三團長帶瞭幾個弟兄,陪藍花酒館的藍夫人進入魔獸山脈抓雪狐瞭。”
嘴角一抽,穆蛇怒罵道:“這腦子裡隻知道女人的蠢貨,難道不知道狼頭傭兵團最近的處境嗎?竟然還敢私自進入魔獸山脈,該死的傢夥,遲早死在女人肚皮上!”

    “團長,三團長是八星鬥者,如果他遇上蕭炎,說不定還能順便把他給收拾瞭呢。”

    “以那傢夥的腦子,他能活著回來,我就滿意得很瞭!”穆蛇冷哼瞭一聲。

    旋即煩躁的揮瞭揮手,不知為何,他心中總有股不安的感覺,赫蒙不同別的團員,如果他不幸也死在蕭炎手中,那對狼頭傭兵團來說,可是一個不小的打擊。

    

    “那傢夥回來之後,讓他來見我。”丟下一句怒意頗濃地話後,穆蛇轉身離開瞭竊竊私語的大廳。

    
淡淡的月光之下,一座帳篷營地聳立在樹林之中,幾團淡黃的篝火,在夜幕中看上去顯眼之極。

    
站在一處樹梢之上,蕭炎斜靠著樹幹,嘴中輕輕咬動著碧綠的草根,一股淡淡的苦澀味道,在嘴中彌漫開來。

    
站在樹梢上,借助著重重樹枝的掩護,蕭炎剛好能夠將下方的營地看得清清楚楚,營地中共有十五名傭兵,實力大多在五星鬥者左右,而在最居中的那處帳篷中。

    更是有一位八星鬥者,而他便是蕭炎此次的目標,據說,他還是狼頭傭兵團的三團長。

    
以蕭炎此時的實力,獨鬥一位八星鬥者,雖然勝算頗大,不過這是在排除掉對方沒有幫手的前提,看現在的情況,想要順利擊殺那名八星鬥者,就必須先把其他的傭兵解決。

    
皺著眉頭望著那防守頗為嚴密的營地,蕭炎並未立刻采取行動,而是安靜地等待著最好的時機。

    
天空之上,彎月逐漸高升,大地一片寂靜。
再次等待瞭半晌時間,淡淡的微風,忽然在天地間吹拂而起,微風刮過樹林,響起一陣嘩嘩聲。

    
感受著這股微風的風向,蕭炎臉龐上揚上淡淡的笑意。手指在納戒上輕輕一彈,一小袋藥粉出現在手中。

    這藥粉是當日與小醫仙分開時,她所贈送,那種能夠令人陷入睡眠的特效,正是現在蕭炎最需要的東西。

    
拋瞭拋手中的藥粉,蕭炎微微一笑,剛欲動手,卻是發現營地中緩緩對著這邊走出兩名傭兵護衛。

    

    “被發現瞭?”
眉頭微皺,蕭炎身形向陰影中縮瞭縮,然後淡漠的望著越來越近的兩名護衛,與此同時,體內的鬥氣,也是開始瞭流淌。

    
就在兩名傭兵來到蕭炎樹下之時,卻是忽然地停瞭下來,兩人四處望瞭望,然後掏出傢夥,小解瞭起來。

    
瞧得兩人的舉動,蕭炎松瞭一口氣,心中低聲罵瞭一句……

    “媽的,那娘們實在太風騷瞭,那大屁股看上去就想把她按在地上給幹瞭。”小解之時,一名傭兵忽然滿嘴粗話的罵道。

    

    “小聲點吧你,那娘們可是三團長的禁臠,你敢對她做出格的事,三團長會直接把你丟去喂狼。”另外一名傭兵小心的提醒道。

    

    “嘁,一個爛貨而已,上次我還看見她被二團長給上瞭呢,不過看來,她沒敢對三團長說這事,嘿嘿。”

    “算瞭,算瞭,這些事別去亂說,不然倒黴的是我們這些小兵,走吧……”收拾好傢夥,左邊的傭兵率先轉過身來,面前黑影忽然閃過,尚還來不及反應,喉嚨處便是一陣劇痛,緊接著,意識迅速模糊。

    

    “走吧。”另外一名傭兵,唆瞭一陣後,方才轉過身來,望著空蕩蕩地身後,頓時一愣,還沒來得及開口,喉嚨處微微一涼,然後視線陷入黑暗。

    
悄無聲息的將兩人的屍體抬進密林中,蕭炎再次攀上樹頂,望瞭望下方的營地,手中的藥粉緩緩撒落。

    
藥粉借助著黑夜的掩護,在微風的攜帶下,悄悄的飄進瞭營地之中。

    
在藥粉的作用之下,營地周圍的傭兵,頓時接二連三地軟倒而下。

    
隻是片刻時間,偌大的營地,便是完全地寂靜瞭下來。
望著安靜的營地,蕭炎再次靜等瞭片刻,方才從樹幹上躍下,提著一把從傭兵身上取下的長劍,緩緩的行進營地之中。

    
提著長劍,蕭炎順利地穿過幾座空著的帳篷,片刻後,來到瞭營地中央位置的那所大帳篷之外。

    
在帳篷內部火團的反射下,兩條交纏的肉體,正賣力的聳動著。
蕭炎聽著那從帳篷內部傳出來的男人粗重喘息聲以及女人的呻吟聲,嘴角挑起一抹森冷。

    

第125章八星鬥者赫蒙
低頭望著身下的白嫩美婦人,赫蒙臉龐上浮現一抹淫笑,大手重重地握著那兩團柔軟,微微使勁,身下的女人,頓時猶如母貓一般的微弓起腰肢,發出一聲放蕩的呻吟聲。

    
被這聲軟綿綿的呻吟聲刺激得渾身打瞭個哆嗦,赫蒙雙臂緊摟著女人的腰肢,身體一陣瘋狂的聳動,片刻後,兩具赤裸的肉體同時僵硬。

    
揚抬起頭顱,劇烈的快感,讓得赫蒙長長的呼瞭一口氣,緊繃的身體,在此刻悄然地軟下。

    
就在赫蒙身軀因為快感而微微顫抖之時,常年混跡在刀口的敏銳神經,卻是讓得他渾身皮膚驟然一緊,心中閃電般的掠過一抹警戒,手掌抓住身旁的被子,猛然間對著身後丟去。

    

    “嗤啦。”
一抹寒光,輕易的劃開被褥,一道影子,快速掠閃進帳篷之內,泛著森冷的劍鋒,毫不留情的對著赫蒙脖子劃去。

    
突如其來的襲擊,讓得赫蒙臉色大變,身體狼狽地在床榻上一滾,險險地避開瞭劍鋒。

    
一擊無果,劍鋒毫不停滯,橫劃而出,一抹寒光,掠過帳篷中的火團,然後追擊上躲避的赫蒙,在其胸口之上,劃出一道淺淺的血痕。

    

    “啊!”望著那忽然闖進的黑影,床榻上的女人,頓時不顧渾身春光大泄,驚恐的尖叫瞭起來。

    手掌微曲,一塊木炭被吸進手中,蕭炎頭也不回的對著身後急射而去,隨著一聲輕微的悶響,令人煩悶的尖叫聲,也是噶然而止。

    

 果博东方   “你是誰?為什麼要刺殺我?難道不知道我是狼頭傭兵團的三團長嗎?”急退間,赫蒙臉色大變的怒喝道。

    

    “就是因為這,所以才殺你。”黑影抬起頭來,露出少年清秀的臉龐。

    “你……蕭炎?!”望著那張年輕的面孔,赫蒙一愣。緊接著目光轉移到瞭少年背後的巨大黑尺之上。

    眼瞳猛然一縮,冷喝道。

    “真是榮幸,竟然能被三團長記掛在心。”
微微一笑,蕭炎掌心微陷,然後驟然擊打在長劍的劍柄之上。

    頓時,長劍化為一抹寒光,閃電般地射向赫蒙。
劍光的速度極為快捷,即使赫蒙反應不慢,卻依然被蕭炎在臉龐上留下一道血痕。

    
舌頭舔瞭舔臉龐上流下的鮮血,赫蒙眼瞳中泛起瞭濃鬱的殺意,陰冷笑道:“你還真是有膽。竟然敢單獨地來刺殺我。不過也好,就在這裡解決你吧,免得以後還要去滿大山地尋找。”
說著,赫蒙輕扭瞭扭腦袋,身體表面上,淡淡的鬥氣開始若隱若現,一對鐵拳緊握著,骨節之間,發出咔咔的聲響。

    
望著進入戰鬥狀態的赫蒙,蕭炎無奈地聳瞭聳肩,這傢夥對危險的感應程度,遠遠超出瞭他的意料,所以,偷襲擊殺的計劃,已然失敗。

    
不過,偷襲隻是蕭炎想偷懶省一些氣力而已,既然如今省力的打算已經破碎,那麼蕭炎也並不在乎多費一些手腳,而且,經過好幾個月的苦修,蕭炎也的確需要經過戰鬥來衡量一下自己的進步。

    
身體微微扭瞭扭,骨頭脆響的聲音,並不比赫蒙小,雙掌緩緩攤開,旋即又緊緊地握上,淡黃鬥氣,湧上拳頭。

    

    “小子,把我當成獵物,是你最愚蠢的決定!”嘴角揚上嗜血的笑容,赫蒙陰測測的笑瞭笑,腳掌猛的重踏著地面。

    宛如一輛巨型魔獸一般,橫沖直撞的對著蕭炎暴沖而去。
冷眼望著那攜帶著兇猛勁氣撲來的赫蒙,蕭炎手掌緩緩伸起。

    瞬間之後,驟然攤開,輕喝道:“滾!”
隨著蕭炎的喝聲落下,兇猛的勁氣,猛然至掌心中狂噴而出,重重地擊打在那暴沖而來的赫蒙身體之上。

    

    “嘭!”
一聲悶響,赫蒙臉龐上的嗜血微微凝固,前沖的身形猛然倒射而出,腳掌死死的抓著地面,直到在地面上帶出一道好幾米遠的深溝後,方才緩緩止住。

    

    “小子果然有些門道。”臉龐上湧上一抹凝重,赫蒙緩緩的吐瞭一口氣,拳頭砸瞭砸自己的胸口,隻見那原本古銅的皮膚,卻是逐漸地變得有些蒼白起來。

    

    “我修煉的是號稱屬性中防禦最強的巖石功法,憑你的實力,還破不瞭我的防禦!”冷笑瞭一聲,赫蒙拳頭一緊,竟然連手臂之上,也是泛上蒼白的顏色。

    
腳掌再次重踏地面,赫蒙此次的速度,較之先前,明顯變得更加迅捷,狂猛的速度,所帶起的風壓,將帳篷撐得鼓鼓地。

    
臉色平靜地感受著那股迎面而來的狂猛風壓,蕭炎身體微微一側,碩大的拳頭帶起兇猛的勁氣,貼著耳朵斜飛瞭出去。

    
腳尖在地面輕輕一劃,蕭炎便是鬼魅般的繞到瞭赫蒙身後,蘊含著鬥氣的拳頭,重重地砸在其頸椎骨之上。

    

    “鐺!”拳頭砸在赫蒙的身體上,可卻是傳出一聲敲打巖石般的清脆聲響。

    
眉頭微皺,蕭炎閃電般的收回拳頭,借助著自己的速度,拳腳肘猛然瞬間擊出,每一次的攻擊,都全部擊打在同一個地點,頓時,帳篷之內,響起一連片的巖石敲打聲響。

    

    “滾開吧,煩人的蒼蠅,我早說過,憑你的實力,還不可能打破我的巖石防禦!”右腳攜帶著猛烈的勁氣,重重地對著身後甩踢而出,赫蒙得意的冷笑道。

    
雙掌略微曲卷,與赫蒙的腳掌略一接觸,其上所蘊含的強橫力量,頓時讓得蕭炎身形猛的倒射而出。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